首页 > 医院文化 > 医院文苑
浮躁的社会,心静者胜出
(作者为中科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院长。健康报记者胡德荣整理) 5年来,我站在同样的舞台上,已送走了约8500名毕业生。今天同样坐在这里的你,我也渴望将送别心语
作者:陈国强 时间:2016-07-11 来源:健康报 阅读:1422
浏览字号
打印页面

(作者为中科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院长。健康报记者胡德荣整理)

 

       5年来,我站在同样的舞台上,已送走了约8500名毕业生。今天同样坐在这里的你,我也渴望将送别心语送给你们,也真心希望你们能够做一个感恩、厚道的人,做一个随遇而进、一路坚守的人,做一个勇于担当、充满大爱的人。

      几个月前,著名外科专家、九旬高龄的张圣道老师对我说:“医学生不等于医生,从医学生向好医生的跨越需要一个过程。”这也提醒着我,要多一些“静气”。“静气”的确是一种修养,一种境界,一种智慧。浮躁的社会,心静者胜出。那么,如何实现从医学生向好医生的美好跨越?前辈们用他们自身的涵养诠释了卓越医生所应该具有的一些共同气质。

      首先,卓越的医生需要拥有精神。每当“伤医事件”灰色消息爆出时,医务工作者能做的似乎就只有谴责、愤怒。但是,我想说,在任何职业生涯中,都会遇到许多形形色色的人。我们应该相信,大多数患者都怀有一颗感恩的心。我们应该热爱自己的职业。医生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一定是受人尊敬的职业。同学们,以一己之力,或许无法立刻改变社会,但是我们可以先从改变自己做起。我们必须时刻清楚,医学面对的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医学应该是也必须是充满温度的。医者,肩负的是“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恶”之重任;铭记的是“健康所系,性命相托”之殷嘱;履行的是“悬壶济世,救死扶伤”之道义。因此,为医者,当秉一颗天使般纯净的爱心,救死扶伤,不辞辛苦,不慕得失,怀仁爱之心,显大医容风,这是我们对上海交大医学院成长起来的医生的基本要求。吐槽的时代更需要我们的微笑,更需要我们的医学艺术。同学们,你有微笑,医患就会和谐;你有阳光,时代就不会黑暗。

 

      第二,卓越的医生需要拥有科学精神。医学是一门科学性极强的学科,需要严谨求实、一丝不苟。但医学是“不尽完美”的,因为患者对于生命的期望是无限的,而医学的最大特点在于它的不确定性。同时,医学又是一个不断发展、不断进步的学科,要成为卓越的医生,不仅要有精湛的医术,还要在医疗实践中不断加深对医学科学的理解和认知,探索未知,更好地治疗病患。卓越的医生必须有强烈的科研意识,做到终身学习,能够读得懂文献、追得了前沿!当然,关键还得看“气质”。在我心中,这个“气质”就是“科学精神”。“科学精神”应该建立在客观的依据、多元的思考、平等的争论、理性的怀疑、实践的检验、宽容的激励上。只有拥有这种气质,并努力实践,我们才有可能成为医学创新人才。

      同时,我们也“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努力用公众易于理解、接受和参与的方式,把医学知识和技能广泛地传播到社会的各个方面,努力提高公众的健康和医学素养,这也是改善今天复杂的医患关系和减少医疗资源浪费所必须的。

      第三,卓越的医生需要拥有贵族精神。医学是强国的科学。“国要强,先强国民;国民要强,先强精英”。医生无疑是精英,务必拥有贵族之精神。贵族精神不是搏击眼球的“网红”精神,更不是住别墅、买豪车、挥金如土的“暴发户”精神。我们所崇尚的贵族精神是一种品位, 一种修养,是一种以自律、博雅、责任、奉献、仁爱和担当等一系列价值为核心的“博极医源,精勤不倦”的先锋精神。“夫医者,非仁爱之士不可托也,非聪明答理不可任也,非廉洁淳良不可信也。”为此,要实现从医学生向卓越医生的转变,要成为受人敬仰的医生,我们务必抵御物欲主义的诱惑,培育高贵的情操,成为充满贵族气质的文化人;我们务必要严于自律,珍惜荣誉,成为有社会担当的责任人;我们务必拥有自由灵魂,独立意志,成为具有慎初慎终、慎独慎微、知行合一的自主人。

      同学们,择业最难得的是“不悔”。一旦你真正做到这一点,以后的路自然会越走越顺畅。在这个庄重的毕业典礼上,在你们即将踏上未来征程的前一刻,请你们再一次大声地说出“医学,我爱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