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院文化 > 医院文苑
【张晓风 】肉体有千万种受难的形态
我因事去找一位医生,那天我自己并不看病,便坐在诊疗室里等他看完最后几个病人。    进来一个60岁左右的妇人。   “哪里不舒服?”医生不怒自威。   妇人蹙着眉,诉起
作者:宣教室 时间:2015-10-09 来源:张晓风《细数那些叫思念的羊》 阅读:1608
浏览字号
打印页面

     

       我因事去找一位医生,那天我自己并不看病,便坐在诊疗室里等他看完最后几个病人。
   进来一个60岁左右的妇人。
  “哪里不舒服?”医生不怒自威。
  妇人蹙着眉,诉起苦来:
  “早上起来,这膀子呀,说不出的不舒服——”
   医生捏捏她的肩臂。
  “痛不痛?”
  “不痛。”
  “酸不酸?”
  “不酸。”
  “又不痛,又不酸——那你来看什么?”
  “我——”妇人一时语塞。
  我听得发急。这医生并不是坏人,但他的词汇怎么就这么贫乏呢?难道人的身体不会发生酸痛以外的不舒服吗?
  我忍不住插嘴:“是不是,僵——?”
  妇人高兴起来:“啊,对,就是‘僵’!早上起来,整个膀子都‘僵’!”医生低头去画了些字,大概在开药吧?我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我当时心中其实很想多叮咛他几句,我想说:
  “医生啊!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在‘医’人啊!而“人”又是个多么复杂精致的生物,这种生物不是每一个都能把自己整顿出条理来的,不是每一个都能把自己分析得头头是道的。他们是迷乱的,颠倒的,词不达意的,他们并不一定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他们到医院来,是前来求救的,然而他们说不清楚——生命里重大的事情谁有说的清楚?”

      “在一桩桩病情申诉里面,充满了肉体无辜的冤情,医生有时也是法官吧。某妻子的肺癌,是一部他丈夫的吸烟史;某位父亲的十二指肠溃疡,是缘于独子的一场车祸。他们来看病,其实也是来看他们生命里的悲情。诊疗室有如神父据守的神龛。可以听尽天下苍生的申诉。

      “因此,医生啊,能否让自己的语言再精致一点,在丰富一点,在准确一点,在推敲自己一点,要知道,你和病人共同形容的,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啊!”

       在既不酸又不痛之外,医生啊,肉体还有千万种受难的形态等待申诉呢!

分享到: